<acronym id="aa0gg"></acronym>
<sup id="aa0gg"></sup>
<sup id="aa0gg"></sup>
<object id="aa0gg"><option id="aa0gg"></option></object>
<samp id="aa0gg"></samp>
<object id="aa0gg"><noscript id="aa0gg"></noscript></object>
<object id="aa0gg"><wbr id="aa0gg"></wbr></object>
<sup id="aa0gg"></sup><object id="aa0gg"></object>
<object id="aa0gg"><noscript id="aa0gg"></noscript></object>
<object id="aa0gg"><wbr id="aa0gg"></wbr></object>
首頁 > 要聞 > 正文

低價競爭頻現 出圈后的訴責險該如何守住合規底線?

2022-04-15 09:05:06來源:北京商報  

與其他擔保方式相比,訴責險憑借其高效適用、低保費高杠桿的特點,受到了被告人和法院的青睞。不過,近日一條險企違規使用保險費率被罰的消息將該險種推上了風口浪尖。

業內人士表示,隨著險企不斷布局訴責險業務,競爭趨于白熱化,易引發低價競爭或者不按照備案條款內容競爭等行為。違規現象暴露出部分機構無視經營規律,監管無盲區,建議險企有序經營,保證產品的可持續良性健康發展,不能飲鴆止渴。

訴責險陷違規風波,業內人士:松個口行為或將收斂

訴責險全稱為“訴訟財產保全責任保險”,其承保的是因訴訟造成的錯誤保全可能造成對第三人的賠償責任風險。

近日,根據山東銀保監局罰單顯示,2021年5月20日浙商財險山東分公司承保的山東分公司承保的山東XX公司訴訟財產保全責任保險,保全標的為《XX經營批準證書》(編號第370103XXXX號),根據《浙商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訴訟財產保全責任保險(2018版)費率》,“標的風險系數”標的類型中不包含經營許可證,而浙商財險山東分公司在核保時按“現金、存款、銀行賬戶、商業房產”的標的類型確定該項調整系數為“1.00”計算保險費并承保,該保單保費收入1500元。

在該過程中,因存在未按照規定使用經批準或者備案的保險費率的行為,山東銀保監局對浙商財險山東分公司罰款11萬元,直接負責人浙商財險山東分公司非車險部副總經理警告并罰款1萬元。

對于浙商財險山東分公司上述處罰細節及后續整改情況,北京商報記者致函浙商財險,截至發稿前,公司未進行回復。

在北京浩博法律咨詢服務有限公司及險律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創始人崔春霞看來,此次的罰單,對訴責險領域起到了當頭棒喝的作用。另外,估計其他地方監管部門接下來也會跟進對此領域的合規性監管。

某保險機構訴責險業務高管分析,在上述罰單公布后,開展訴責險業務的險企下一步會在審核和費率這方面相對卡“死”,“比如業務人員說某個客戶經常合作也是大客戶,能不能把費率再降點,有可能覺得風險不大,讓法務人員‘松個口’或者‘高抬貴手’,讓這個單子能出了的情況可能會減少”。

低價競爭頻現,正確風險判斷缺位

保險與司法服務合作產生的新型責任保險訴責險,有著“不同尋常”的風險特點,而這些潛在的風險一旦爆發,將對司法程序帶來多重影響。

崔春霞表示,訴責險作為承保法律訴訟風險的保險產品,其作用是為了化解法院判決的執行難。但因很多訴訟周期比較長,導致訴責險的出險有非常典型的長尾特點。“根據我司司法大數據分析顯示,從承保到出險,時間集中在5-8年,且金額越大,時間越長。”崔春霞補充表示。

此外,因為訴責險大規模承保是從2017年后開始的,崔春霞表示,因此很多高風險的大金額案件并未進入索賠發案的高峰期,或者即使有索賠發生,也因正在訴訟中,信息并未公開披露。部分中小公司早期沒有介入,沒有真正認識到產品的風險規律。

而正是因為訴責險產品的上述風險特點,易于導致兩種情況發生。

崔春霞表示,一種情況是,很多險企對訴責險產品的風險存在誤判,誤認為訴責險產品風險低。為了競爭拿到業務,大家就采取了各種低價競爭或者不按照備案條款內容競爭的情況發生。“此前的費率是1%-2%,而現在的費率已經降到1‰-2‰了。如果銀保監會不‘出面’警告或不整治,價格戰肯定會越打越低,保費收得越來越低。”某保險機構訴責險業務高管表示。

“另外一種情況是,也有一些險企迫于生存壓力,明知有風險,仍故意忽視風險惡性競爭爭搶業務。”崔春霞補充道。

如果上述險企低估訴責險風險,違規承保業務的情況“應驗”,那么會帶來一定的后果。

崔春霞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第一,如果不按照備案的條款費率經營,低價競爭,必然帶來保費充足率的不足。第二,誤承保了高風險案件,一旦將來發生大額賠案,會挫傷險企參與保全擔保領域經營訴責險的積極性,會影響保全擔保制度的發揮,不利于法院化解判決的執行難。第三,訴責險承保的是保全申請人的保全錯誤的賠償責任。目前已經出現了很多惡意虛假訴訟濫用保全措施打擊訴訟對方當事人的情況。險企承保這類案件,就會‘助紂為虐’,另外因司法資源有限,也會擠占有限的司法資源,使真正應該保全的案件不能及時或有效地得到保全,影響法院判決的執結率。”

合規經營守底線,促訴責險良性發展

保險是市場經濟條件下風險管理和控制的基本手段,而責任保險又是社會現代化治理的重要工具。

對于訴責險等責任險合規經營的重要性,崔春霞表示:“訴責險合規經營非常重要。訴責險的合規經營,除了保證保費充足率,保證險企的經營在正常軌道上,還有一個對社會的正向價值觀的引導作用。對于其他險種而言,險企如果承保了高風險案件,會有利于投保人或被保險人。但訴責險具有很強的價值評判作用。”

崔春霞也表示,應該倡導險企承保的案件,一定是合法權益受到侵害的當事人,而不應該是濫用司法手段打擊對方的當事人。因此險企合規經營訴責險,其實也是為了維護司法正義的需要,也為了樹立良好的社會形象。

當前,監管正持續加強對保險條款費率的監督管理,2021年10月1日起實施的《財產險企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管理辦法》,其中就規范財產險企保險條款開發和費率厘定行為。嚴監管大趨勢下,2021年,銀保監會大幅提高違法違規成本,2022年3月31日,銀保監會發布的《中國銀保監會2021年法治政府建設年度報告》提到,全年處罰銀行保險機構3870家次,處罰責任人員6005人次,罰沒款合計27億元。

“監管無盲區,因此,險企依法合規經營還是非常重要的。”崔春霞表示,作為保險市場參與主體的險企,有義務保證一款產品或市場的有序經營,保證產品的可持續良性健康發展,不能飲鴆止渴,因此,依法合規經營是底線。

標簽: 違規風波 責險業務 趨于白熱化 有序經營

相關閱讀

精彩推薦

相關詞

推薦閱讀

澳亚国际